文化自信:传统法文化资源及其当代启示
我要纠错【字体: 默认 】【打印【关闭】
稿件来源: 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:2017-12-29 10:09:21

天津时时彩兑奖规则 www.casemm.com http://www.casemm.com/www_kehuanpindao_com/

????刘 利

????最近,无意之中读了华东政法大学原校长何勤华教授的文章《发掘传承中国传统法文化资源》,没想到自认为是“小众作品”的旧作《凌云健笔气如虹:古代判词的艺术之美》及《笔透纸背 力能扛鼎——论古代判词的逻辑及理由》至今仍有人关注,而且是被中国法制史领域内的大家的关注,真可谓空谷足音,又惊又喜。

????惭愧的是自己疏懒成性,砚田久荒,未免有负厚望。下面笔者将一年来阅读传统法学、历史学、社会学等方面经典之作的“读书心得”贡献给大家,以期抛砖引玉。

????一

????毛泽东同志曾说过:“十月革命一声炮响,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。”其实,从更宽泛的意义上讲,应该说“甲午战争的一声炮响,给我们送来了西方学说”。西方理念随着船坚炮利,大量涌入国门。为了救亡图存,我们这个民族被迫向西方学习。

????当时中国全面地向西方学习,是十分必要的,但是也带来了一个严重的弊病:我们从自以为是“天朝上国”而俯视“蛮夷”的一个极端,走向了自怨自艾而仰视西方的另一个极端:认为传统文化都是“一团漆黑”,“月亮还是外国的圆”,要“全盘西化”。

????西方的学术、理论、概念进入中国以后,占据了认识论上的制高点,甚至是价值观的制高点。要按照西方的理念来改造中国,把中国的整个历史和经验当成一个有待改造的材料,进而痛批“国民性”,这样的思潮来势汹汹,一度使中国经验丧失了申诉的权利。

????所以,我们在向西方学习的同时,也必须要考虑如何避免西方理念、价值观念对中国经验采取“文化殖民”的态度。毛泽东同志曾提出要把马列主义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。如何结合呢? “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”。这就意味着要以中国为中心,意味着对于中国自身的历史经验尤其是近代以来的经验要予以尊重,予以梳理,不能用西方的理念简单加以套裁,不能以西方为中心来考察中国。

????二

????覆巢之下无完卵。作为中国经验之一的传统法文化自然不能幸免。

????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,我国法学界开始关注法“应该是什么”的问题。但时至今日我们才发现,“应该说”的背后其实是“西方中心说”。我们应该向西方学习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但研究中国问题,不“应该”以“西方为中心”,而“应该”以“中国为中心”。

????早在20世纪40年代,毛泽东同志就已经成功解决了这个近代中国难题。他说,研究中国要以“中国为中心”,反对“言必称希腊”的教条主义,并以著名的“古为今用、洋为中用”八字方针解决了“古—今”和“中—外”矛盾的长期纠缠。

????其实,“方法论”背后说到底是个文化自信问题。幸赖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所取得的辉煌成就,一定程度上医治了我们民族近百年心理上的自卑,让我们获得了平视西方的自信。凭借这份自信,我们或许将摆脱对传统文化的自怨自艾与妄自菲薄,优秀的传统文化不应该替晚清政府的腐败无能、积贫积弱及落后挨打承担罪责。

????去年,习近平总书记曾再次深刻阐述“文化自信”,并用颇具文学意味的“三个更”来形容文化自信:“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,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,文化自信是更基本、更深沉、更持久的力量”,“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,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。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,如果丢掉了,就割断了精神命脉。我们要善于把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和发展现实文化有机统一起来,紧密结合起来,在继承中发展,在发展中继承。”可以预见的是,在民族未来的现代化进程中的每一步成功,都会给我们民族增添一份自信,而每一份自信都会给我们的历史与文化增添一份自尊,并从中领会对当下的重要启示。

????三

????在传统法文化中,有一个最具五千年农耕文明“中国特色”的例子,就是关于土地所有制的“顶层设计”或者说制度安排,值得关注。

????古代中国推崇井田制、公有制,抑制土地兼并、土地私有化,其核心是要使农村的劳动力和土地有一个比较稳固的结合,这是社会稳定、政权稳定的基石。需要着重指出的是,这是有别于西方海洋文明的、生长在中国现实土壤中的“东方之花”,也一直是数千年中国社会的“稳压器”。

????而有学者认为市场经济能够运行的一个先决条件是产权界定。改革开放30年农村出现很多问题,农民的土地被地方政府大量圈占。如果产权清晰,这些问题就能迎刃而解。他们认为要把土地私有化、耕地私有化、宅基地私有化,并说如果作为重要生产资料的土地不能私有化,作为市场经济是不完备的。

????这是地地道道的“本本主义”,它忽视了这样一个基本现实:中国的土地,对国家而言承载着维护社会稳定的功能,对广大农民而言承载着失业保障的功能。土地私有化后,面对资本的侵蚀,土地兼并必然加剧,农民实际上很容易失去土地。农民失地就像城里人失去工作,但又得不到城里人的社会保障,那么他们就变成失业、失地又失房的“三失”农民。面对待不下的城市,回不去的农村,他们将大量成为“流民”,必然会对社会稳定、政权稳定构成巨大影响。证诸中国历史,可谓班班可考。那时我们如何来安顿这个群体?正如社会学学者曹锦清先生所说,除非将来中国经济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,经济总量以及财政总量高到能为所有的农民提供保障,尤其是能够解决农民的失业保障和养老保障问题,那时才能谈到土地能否私有化,因为那时土地已经不再承担广大农民的养老和失业的责任。目前,我们的法学理论还是不要走得太远,应该尊重历史、切实可行,像汉文帝倡导的那样:“卑之,毋甚高论,令今可行也。”

????质言之,我们要有高度的文化自信。在和平崛起的今天,中国传统法文化不仅应有“申诉”的权利,更应有以自身经验修正“舶来”理论的权利。

????(作者单位:辽宁省朝阳市龙城区人民法院)

(责任编辑:奚天宝)
相关文章